金十交易学院

学员感悟 | 我是怎么一步步亏爆仓的

文稿来源: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学员


2020年4月9日,凌晨两点,夜已深。我拿着瓶二锅头走到楼顶。望着楼底,怎么是如此的诱人,感觉怎么如此的舒服,好像一个海绵床,在呼唤我的到来。


前十分钟,我一个人在电脑面前,关着灯对着行情在电脑前发呆,荧幕的白光打到我的脸上显得异常苍白。我似乎无法动弹也不敢用力呼吸,我爆仓了。


黄金自从去年在1200左右开始上涨,到现在已经涨了500美金,成功跨越1700美元/盎司大关。现在回顾这一路的上涨,看着这一根根阳线,想必也是空头的坟墓。


市场上大部分都是短线选手,我愿意把我亏爆仓的经验分享给大家,让大家看看我是如何一步步亏爆仓的,希望大家能引以为戒,从中能够有所收获。



01

我是做短线的,短线有回调需求



一般爆仓,都会出现在短线操盘手身上,而且还会反复的爆仓,逃不出这个怪圈,他们其中不乏有很多经验丰富的投资者,也有很多刚到市场的投资小白。


行情的推进都是强弱交替,多空互换的过程,所以无论是怎样的行情总会有回调的时候。


在市场的统计当中,80%的行情都是震荡的,所以保持震荡的思维去操作,不但胜率高而且出手机会多。


这种方式的操作不可否认,只要熬一下,在很多时候能够赚钱,而且赚钱会在你的脑中形成记忆,并最终形成涨多就想做空,跌多就想买涨的习惯。


胜率高,出手次数多,这两大优势吸引了很大一批短线玩家对这个方法进行追捧,我也不例外。


看到行情还在剧烈波动,我就想着冲进去交易盈利。快进快出一把,捉它一个回调,而且屡屡得逞。


注意,我在这里不去讨论抄底逃顶和追涨杀跌的事情,因为这是个人的选择问题,没有对错之分,无论哪个方法都能赚钱。


当行情连续上涨(连续下跌),或者出现很大幅上涨(下跌)的时候,我总是捉不住,或者判断不到位,导致错过行情。这更坚定了我高空低多的思路。


在今年3月23日,星期一行情一如往常,平淡了一天,行情出现反复震荡,突然直接异常上涨,我便会习惯性买空,跌多了我又会抄底买涨。


当天白天操作非常顺利,操作8次,盈利超过5000美金,到了晚上行情,再度涨起来,基于经验主义和惯性思维,我便果断再次买跌。


图源|Unsplash


现在我更深一层去想,面对行情已经上涨了这么多,而我只是看着没有参与,此时我会感觉很懊悔。


之所以我会出现反向买,往往是因为我错过了前一波行情波动,并且没有仔细去分析原因。


把所有的技术面、基本面都抛之脑后,只受价格的波动影响。并且陷入了价格的锚定心理。


科普锚定心理:
指当人们需要对某个事件做定量估测时,会将某些特定数值作为起始值,起始值像锚一样制约着估测值。在做决策的时候,会不自觉地给予最初获得的信息过多的重视。


那个时候的交易是冲动的,操作是不理性的,并且没有过多的分析,仅仅是因为今天上涨比较多,或者行情已经涨到一个高位。



02

小亏的时候,我不忍心离场



当短线操作获利不了的时候,这个时候我开始冷静下来,开始去分析行情。其实那个时候仓位并不重,而且情况并不严重。如果止损,亏钱也不会很多。


这个时候可以操作的方式有很多,我没有急于去止损,因为短线操作,一般都是轻仓,给自己试错和补错的机会。


那一天晚上,我还不断地操作,继续多空来回做单,这时候余额是不断增加的,但由于有几次空单获利并没有即时平仓,行情又再度涨上去了。


图源|Unsplash


那一天晚上停止操作后,净值因为空单被套而没有增长,反而降低更严重了。我当时总共拿了0.5手空单,均价在1531美元/盎司,浮亏超过1000美金。


第二天,为了能够更快回本,我因为手持有空单的缘故,我已经慢慢变化思路。开始不怎么买涨,而是只逢高做空,想通过拉低均价,让行情回来一点点我就可以整体获利走人。


毕竟仓位不算很重,我选择继续去加仓,美其名曰为完成布局。一开始还很顺利,余额还是不断增加,净值也起落变化不大。


但一到下午的时候,行情便开始不回调地继续上涨,那时候已经没有敢太多加仓了,手数达到0.8手,均价到达1546美元/盎司,最大浮亏差不多去到7120美金。



03

大亏的时候,不忍离场



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仓位较重了,于是不敢再加仓,希望等待着行情慢慢回来,并且不断往更大的周期去看,寻找下一个支撑或者压力位,为自己继续持仓提供理由。


美元上涨,压力支撑,金银比,黄金近些年内高位,美股反弹等等都成为了我持仓的理由。


这期间行情不断地反复,我基本处于一个坐立不安,内心焦躁的状态,每天长时间的看盘,看着市场波动,净值起起伏伏,让我疲惫不堪。


有很多次市场给我机会让我可以小亏出局,但我仍然不死心,或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操作了,内心只是只要整体稍有盈利就出来。


图源|Unsplash


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无论是哪一种方法,只要是不止损或不反向买,其实都是一个等待的过程,并且寄希望于能够等到行情慢慢回来。


当时基本上脑海只会想着行情会跌,陷入了知觉选择性的怪圈,手中持有了空单,心里便默认了行情要跌。


科普知觉选择性:

知觉选择性是一种倾向,它将信息加以扭曲,使之合乎自己的意思,并以符合我们预想的方式理解信息。



所以我只会关注下跌的信息,但凡有一点点下跌迹象,我就会无限放大,当行情上涨的时候或者没有按照我的走势的时候,就会很慌乱了。



04

最后的时候,市场清理我离场



这段时期持续了很久,期间有放弃有煎熬,也有坚持有振作。最终在4月9日晚上,我一如既往地坐在电脑面前看行情。


时间已经很晚了,为了不影响家人所以没有打开灯,幽暗窄小的环境下,我对着电脑屏幕,已经不敢大口呼吸。


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单子一单单被强平,就好像被蚂蚁一口一口咬着心脏一般。


此时已经没有太多的情感,毕竟这10多天的煎熬让我无法喘气。后来还似乎有点释然了。


过了很久之后,我缓缓地起身,不知道眼睛是因为对太久电脑了还是情绪崩溃,有一点点干涩,边走边擦了擦脸上隐隐还挂着泪痕。


也不知道是怎么离开房间的,可能这就是身心疲惫吧。客厅饭桌上,拿了今天晚上喝剩下的二锅头(平常不喝酒,那天特地楼下买的),喝了几口,冰凉的酒让我短暂清醒,长吁一口气。


心里就想着出去透透气,吹吹风。这就样才出现了文章刚开始的,我在天台上看到那一幕。


图源|Unsplash



26人喜欢
2020-04-26 12:54:41